贺坪峡

出邢台西郊,沿邢左公路驱车西上,行约两小时,在巅连起伏的太行深处接近那一面拦路的石壁,并从那石壁上寻到一丝狭窄的缝隙时,便已经来到贺坪峡了。

贺坪峡,一个完美肌肤上不愈的伤口,是大山面对苍茫人世的虚伪、庸常和卑劣,以及人性的蜕化和堕落,还有尔虞我诈、争名逐利等等等等乏味的一切的一切,在气极之下,发一声呐喊而迸裂的胸膛。决裂的石茬扇面般戳竖,长长的绽纹在绝壁上张扬,不可压抑的悲愤在纵横的纹路上四处喷溅。至今犹可体验到石破天惊的爆发与冲动,感受到那种撕裂的沉浑和悲壮,犹能感觉到那迸裂的惊憾,听到那余音激烈的回荡。

在千多米长的峡谷中,巍峨的峰巅壁立千仞,或张或合,竞相起伏于我们的两侧。纹络深邃,通天彻地,鲜活地保留着伤口的阵痛。自盘古到三黄,由五帝到周汉、到如今,历经狂风雕凿、雨箭镂刻,受尽霜雪践踏、世俗污染,仍然能复始如初,不被纤尘,以刚烈的脾性、赤裸的巨痛震撼着世界。

褐色的火成岩,将血与火溶铸成一壁壁胸腔,任恒有的解脱耸立成高贵。面于壁,一种灼痛感会直面压来,使我们感到是那样的渺小和懦弱。置于谷,事业的艰辛、的困苦,以及深藏于心底的自私、自卑和狭隘,会陡然消散,思想和灵魂会洗礼般净化,并由此而生发出千丝万缕的昂扬情绪。

形状各异,棱角不明,却脉络清晰的各色石块,大大小小地铺在眼中。不走进谷底,就无法体验到这种石块。不面对石块,就无法从它那纯净的体态上去发现生命最初的物象。这石块,光滑如同处子的肌肤,血脉般的纹络如波浪、如龟纹,亮遍统体。这是山与水共同的结晶,是岁月于奔流中无意间留下的生命的胎印。凝视这石块,会在一种恬静的氛围中感受到大自然清纯的质地,以及父亲、母亲般的神圣与高洁。

在漫长的岁月中,山把自己最初的底细交给了水,水把自己最动心的姿态交给了山,山和水把最清润的声音亮在了谷底。这是感情于水乳交融中完成的力作,是奉献和信任的最完美结合。

一条琴弦般的小溪在笔直的山崖上悠扬地颤动。强硬的山体把沉压的情绪洇成了曲调,浸成了韵律。小溪带着清凉和纯洁淙淙汩汩地流淌在峡谷,峡谷却将它最本质的自己付给了水的清高,付给了音韵的洒脱和飘逸,并在九曲九弯中抑扬顿挫成歌赋或诗句。

浪花飞溅,水以高尚的粉碎造型了生命的曲线,神化了峡谷之外那高高在上的阳光和白云,以深深的引力让山石在纵身一跃中优美出动感和造型。水和峡谷用自己营造着生命的氛围,用浪花记录着每一个瞬间,并不停地用浪花进行着回忆。

水在峡谷深处血一样流动,在与山或石的相处中浓郁着情愫、浪漫着情怀。谁能不感念,水在他乡或美或静或丰腴,全都是因了这个源头,因了这超越平庸的贺坪峡呢?

在贺坪峡的西端,有屯兵的黄巢崖,有四十五里跑马道,有八路军总部的造枪厂、造纸厂、纺织厂、印刷厂,有满山草木绿不尽的神话,有遍地牛羊啃不完的传说。然树无大小,却难以尽显其雄浑和多姿,却只能以摇曳的形体、轰鸣的涛声来反衬出山的雄健和沉稳,用色彩的浓淡来表现出山的思想和灵气。而峡谷的两侧,树在山崖上睫毛般闪动,并将山的沉思表现为声音,将山的声音浓缩为雾霭,将声音和雾霭深化成自己的梦幻和灵感,激越成自己的思想和节奏。

在贺坪峡行走,用心去感受山的刚烈,用生命去体验它的磊落、坦荡、坚韧和沉毅,立于天地间的自信、不屑看世风的冷峻,均都会因了这生命的韧性和顽强显现着骨气和傲气。

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,是因了有使龙灵性生发的水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是因了有供仙成名得道的山。而邢西山区的个性、气质和神韵,却是因了这峡的灵性和神韵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客返利机器人 妈妈裙 淘宝网雪纺衫 淘宝38购物券 淘宝优惠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